春尝一口鲜,人回草木间

2018-06-13 12:15:06来源:新浪微博阅读: 收藏
在外国人眼中,“茶”是中国人的魔法,明明是灌木丛一样的植物,嫩芽一摘,太阳一晒,火力一炒,就成了通窍生津的神水。

不知从何时起,这一片小小的东方树叶,被世人赋予太多的传说、哲理和想象。

出于本心,物道君2年前踏上了中国寻茶之路。

图片|柏文 摄

2年深入大山,辗转10多个省,拜访了几十位茶人,在近百万的文字资料收集和整理中,物道君深谙:“茶”不仅是饮品,它更是茶人对美好生活的一种信仰。

于是,2018年开春,物道君便整理了一份“春茶季”的专题:在远离城市的茶山,茶人们大多是平凡的农人,他们过着简单的生活,在朴素的环境里,他们用粗糙的双手制作出精细的茶叶,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是为了回馈自然的恩情。

图片|柏文 摄

于丹说:“我们不如用一种朴素的方式,让茶回来。人回草木间,茶归民生里,人要回来,茶要回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要回来。”

图片|柏文 摄

一 口 茶

物道与翁隆顺茶号结缘有两年了,它是迄今为止有记载的中国最古老的茶号。

300年来,每逢清明到来之前翁家人都会格外紧张。早上5点,云雾未散,翁家人得背着背篓上山采茶,3万6千棵芽头得赶在10点前全部采完,一天只能采4斤,成品后的茶叶却1斤不到。

图片|柏文 摄

下山后,翁家人得赶在第一时间将茶制作好,他们从早忙到晚,身上露水和汗水湿了干、干了湿,脸上却绽放着笑容,笑容里你能看到他们的坚守和执着。

为了加快效率,现在很多人都用机器代替手工来制作茶叶。但翁家人是拒绝的。

图片|柏文 摄

300年,翁家明前茶的步骤和仪式一直如此,“一定得用手制作,只有这样茶人才能根据茶叶的状况调整力量,也只有这样春茶才会鲜、会活。”

翁家茶人的一生很简单,专注做点东西,对得起祖辈,对得起自己,才不负这300年不变的春天滋味。

一 口 茶

在物道“春茶季”的专题里,得知茶农石年雄和石炳君是在马岭老师2016年的《茶之路》记录片里。

那天下着雨,他们在茶园里指着一棵碧螺春群体种老树说道:“当地农民要把它嫁接掉,太可惜了......”在父子倆的心中,碧螺春老树是碧螺春的母本,是碧螺春的根。老树内含物和新树差别很大,光咀嚼鲜老树鲜叶就能感觉到格外甘甜。

于是,在不产茶的季节父子倆便外出收集和购买碧螺春老茶树,然后移栽到自家茶园保护起来。

可总有些水土不服的老树,刚移栽没多久就枯萎。每当说起这事老石都会心疼得要命:“就好像从我身上挖了一块肉。”

对于他们父子倆来说,用这些由他们亲手移栽保护下来的老茶树炒制的碧螺春,才是他们心中碧螺春最正宗的味道。可对于我们来说,在这碧螺春的味道里还多了一份淳朴和自由。

一 口 茶

陆羽所在的时代,好茶就开始藏匿于丛林秘境。2017年,我们拜访安徽黄山的猴坑村,这里山高土肥、云雾飘渺,有着久负盛名的太平猴魁。

茶农叶良金每天都要来到村口坐上40分钟的船,再走一个多小时的路来到山谷的“尾巴尖”。走到没路了,便到了他的茶园。

这片海拔600米的茶园,是他18年前开始恢复补种的清代古茶园,10年来个从未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

时至今天,叶良金依然坚持着全手工制作太平猴魁:“手工杀青,手工捏尖,传统炭焙,没有用到电”,如他自己所言,“这是最原始的茶。”

诚如他所言,只要喝过这一口茶汤,在那抹明亮的嫩绿色里,仿佛闻见了空谷里的幽兰香,仿佛能看到叶良金日复一日的淌过河流,走过绵延的山路,仿佛自己也站在云端,感知着天与地的交汇。

一口茶,自有一方水土一方人,它将领我们走进它的茶境里。诚如台湾作家林清玄说:“喝茶的最高境界,是把‘茶’字拆开,人在草木间,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世人感叹: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细细想来,人的一生,不就是生长于草木之间,最后又长眠于草木吗?只是此番道理,茶人比我们感知得尤为细腻一些。

三月,春光正好,物道君的寻茶之路又将启程。蒙顶山的黄芽、福鼎的白毫银针......这世间的最好的春茶,都在孕育。此时若寻到茶山上,可借由枯淡山野的茶汤,隐避之言,婉曲之志,然后深深呼吸,慢慢等待,自会尝尽这春天的鲜......

之于未来,一花一叶皆有情,一茶一饭足矣过此生。

图片|柏文 摄

来源:新浪微博 |文 字 为 物 道 原 创|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