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非马:2019,古树茶进入醇料时代

2019-04-22 15:07:43来源:白马非马阅读: 收藏
站在2019年这个云茶产业发展的拐点,每一个从业者都要思考一下:未来十年何去何从?过去的产业逻辑,曾经熟悉的套路,还能将我们带得更远吗?

扭曲的古树茶交易市场

具体到做古树茶的茶企茶商而言,自2008年起,古纯红利已经释放了十年,形成了稀缺资源的竞价机制,这一竞价机制不出意外的话仍将在未来持续下去。另一方面,古树茶被假货冲击,面临巨大的诚信危机,以及许多经销商与消费者想拿到一手价,在求真、一手价的推动下,散户与消费者纷纷走上了古茶山,跟初制所与茶农直接交易。这就造成了茶山直销市场的兴起,交易在山头完成,而渠道与终端市场日益萧条,以冰岛、老班章为代表的名山古树茶,在山上一叶难求,下了山真货很难卖,相反淘宝、天猫上低价假货满天飞。

茶山直销最得利的是茶农,茶企茶商要想快速变现,最好的办法是与茶农打联手,于是茶山的生意变成了一个“联手的局”,宰与不宰客全凭天地良心。

茶山也由此出现了两种市场交易行为,一种是每年春天高峰期的游客价,价格虚高,而且没有量,是联手设局的生意。另一种是茶企、茶商有一定体量收购原料加工产品的价格。竞价稀缺资源,与游客价,将名山古纯价格不断拉高,导致生产成本高企,茶企、茶商高价收购原料加工成产品后,在渠道与终端并不好卖,往往会占用大量资金,库存积压,销售周期长。这样就会导致越来越多的茶企、茶商,春茶季少量做些高价茶,然后持币观望,价格回落到心理价位再收有一定体量的毛茶。

近一两年来,名山茶价格拉得太高,游客价太虚,市场太难做,资金很紧张,茶企、茶商的心理价位肯定不会太高,大体量进高价原料动力严重不足。由此,茶山交易虚热,与市场的有效需求严重不足形成了强烈的反差。2018年,部分知名茶山已经出现了卖茶难,茶农手里毛茶积压严重。预计2019年,这一趋势会更严重。

片面而非理性的竞价稀缺资源、茶农直销、绿茶化快速变现思路,在推动古纯市场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市场的扭曲,资源要素的错配,假货与设局宰客的盛行,让从业者在短期得利的情况下,很难健康有序地长期发展。拿茶山直销获利最大的茶农来说,其很快尝到了苦果——虚高没量交易过后,大量毛茶积压,最终被某些企业低价抄底。而做古纯的品牌,由于急于快速变现,也透支了口碑,很难做成有消费者认知基础的真正品牌。

片面追“古纯”,会造成四种阻碍行业良性发展的现象

2019,我们在茶山将见证一个时代的结束,从2008年兴起的古纯走过十年黄金时代与白银时代,接下来是青铜时代。

片面追求古纯,会造成四种阻碍行业良性发展的现象:一是越分越细,造成市场碎片化,不利于产业规模化打造,比如细分到单株,只能玩家玩玩。二是片面竞价,我不是说竞价不好,而是片面竞价不好,分得越细,就显得越稀缺,人为制造稀缺性,价格立马飙到天上,比如几十万元的茶王单株。三是茶山直销兴起,渠道与终端萧条,而下游卖茶难最终会反噬到茶山,造成茶农卖茶难,整个行业没有几家好做的。四是在快速变现压力下,绿茶化思维盛行。普洱茶是后发酵茶类,要讲醇化,才做出来的茶未必讨喜。但绿茶化的茶,香香甜甜,色泽条索好看,很适合现卖。许多消费者买去是为了收藏升值,结果若干年后发现茶叶放“差”了,于是会对普洱茶用脚投票,认为是大忽悠。

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分得太细,竞价稀缺资源、茶山直销、快速变现与绿茶化,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都是市场需求造就的,但其不能成为古树茶市场的主流,因为在“古纯”语境下,市场容易扭曲,资源要素会错配,行业良性的治理结构很难落地。

我们认为,古纯作为一种小众高端的雅物,永远有市场,但产业真正要健康发展,还是要回到普洱茶的正道,由“纯”到“醇”,开启古树茶的下半场,从纯料时代到醇料时代。

图为:专做冰岛茶的 世昌兴认为,冰岛茶的上半场是竞价稀缺资源,市场交易的是以鲜叶,当年的毛茶及成品为主,也就是新茶当道。 而从2019年开始,冰岛茶进入了下半场,要打三张牌: 真冰岛、年份冰岛、美学冰岛。 冰岛村价值的提升: 改变土豪村标签,由土变雅,打造“美学冰岛”雅文化。 交易方式的改变: 由卖新,到仓储醇化后再卖,从而开启年份冰岛茶交易时代。

2019大变局:从纯料时代到醇料时代

天下大势分分合合,古纯主张分,而古醇主张合。分久必合,古树茶的梯级综合开发将成为未来主流!

亦即,让古醇成为古树茶产业的主流,而且用古醇打造一种金字塔的古茶山有序开发治理结构,其包括塔尖的古纯,塔体的混采,塔基的模仿古树茶园种植模式搞的稀疏留养小树茶(仿古小树,或曰古树茶复刻版,当然仿品不能当正品卖),并加上时间的维度与拼配的技艺,由卖新茶为主,转向毛茶醇化后再上市,在坚持少量做纯的同时,更多的是彰显拼配价值。

古醇,并不排斥古纯,相反其将古纯纳入良性的行业治理结构中来。

这样一来,古茶山就能做到有序综合梯级开发,稀缺资源与量产资源相互依存,携手共进,用理性的竞价稀缺古纯资源,不断拉升古茶山的价值高度(每年涨幅有序合理),用混采与仿古小树茶做大体量,并打造年份山头茶、拼配茶的价值谱系……

做大古树茶产业需要深入思考“纯”“醇”之辨:

纯:竞价稀缺资源,产业越做越小,越分散。品质绿茶化,卖新茶为主,当年变现压力大。急功近利,假货盛行,下局设套者多。

醇:不急着卖,在一个长周期里慢慢卖。慢养品质,符合普洱茶作为后发酵茶类之特性。竞价稀缺资源与规模化产业开发兼顾。用规模化的产业养竞价稀缺资源之真,稀缺资源拉动规模化资源产业开发,形成良好的互动。

(作者: 白马非马 更多好文请关注普洱茶吧微信公众号:puertea8;普洱茶知识交流请添加个人微信号:cha8cn)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