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去过的老班章

2017-04-25 17:04:20来源:普洱茶吧阅读: 收藏
  从新班章到老班章,环布朗山路况最烂的就属这一段十几公里的路程。三岔路口,竖了个大石头,勒石记事,言明陈升号曾捐资百万元修筑这一段班章大道。真不能想象,未修之前是一条什么样崎岖山道。早几年无知者无畏,开着商务车硬往上闯,路遇一位开着霸道越野车的大哥,在两车交会之际,完全不理会车辆荡起的漫天灰尘,摇下车窗冲我们直竖大拇指,现在开着越野车回想起来犹觉得后怕,那真是运气好,倘使车辆搁在半路上,在这深山里等待救援该是何等可怕的景象。云南茶山访茶要义是,切不可赌上自己全部的好运气。
  造物主是如此的神奇,偏偏就是在这样一条令人苦不堪言的路途上,居然有老班章这种誉为王者的普洱古茶,尤以苦茶型的班章追捧者众多。乃至于这样一个偏僻的少数民族村寨,成立了一个“老班章茶文化研究会”,这恐怕是整个国内行政级别最低,但又举世闻名的茶行业民间组织机构了。
 
  老班章寨门前,未能免俗的我们也留下了自己的影像,在微信朋友圈里,早已经成为朋友间相互调侃的普洱茶行业第一俗。第二俗,则是在老班章寨子古茶地里与号为茶王树者的合影,可每次来都免不了的大家再俗一次。
 
  2012年春天,第一次到达老班章寨子,印象深刻的是身边几乎擦肩而过的越野车荡起的灰尘,再有就是整个寨子像是一个大工地,无休止的大兴土木。2013年、2014年、2015年春天连年到访老班章,四年的时间,寨子里的传统杆栏式建筑的老房子已经拆毁殆尽,完全看不出这个寨子旧日的模样,许多房屋甚至连固有的民族风格都已经彻底放弃。让人感叹市场经济的力量是如此的强悍,这个曾经纯朴的僾尼人村寨的汉化速度更是惊人。2013年春天,在寨子里一栋完全西化的小洋楼建筑工地上,避开众人,我用相机镜头悄悄记录下一个木雕的男女交媾的形象,这种少数民族生殖崇拜的图腾,在老班章、新班章的寨门前已经消失,这是否也意味着一种古老习俗的消逝?或许只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答案。
  2012年春天,在老班章寨子里收购的古树毛茶,说好的2500元一千克,在成交的时候硬生生涨到了2800元一千克。同去的一位 ,都属于抛条形,灰、白、黑三色相间,色泽乌润富于光泽。老曼峨的毛茶条形最为粗壮肥大,新、老班章则显肥壮。同样的清幽花香,愈好的古树茶,更近似于典雅的兰花香。同样的入口苦回味甘甜,愈好的茶回甘愈快,且持久隽永。有人喜爱老曼峨凝重的苦感,有人偏爱苦甜平衡谐调度极佳的老班章,亦有独受新班章老寨古树茶苦中微涩的风味。最令人回味无穷的莫过于尚好班章老寨古树茶强烈的山野气韵。
  茶的命运,就是我们自身命运的写照。我们品味茶,就是在品味生活。茶的苦,茶的涩,茶的甜,茶的香,茶的韵味。五味皆蕴的一盏古茶,都是我们人生的滋味。
 
  能在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古茶,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唯愿与这古茶相守相伴,但愿茶老人未老。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