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然与陆羽:唐代茶道中最耀眼的两颗星

2018-04-16 14:30:59来源:弘益茶道美学阅读: 收藏
唐上元元年(760年),陆羽从升州(今江苏南京)栖霞寺转寄苕溪,结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茶道师友——皎然。

 

皎然,俗姓谢,字清昼,湖州(今浙江吴兴)人,是南朝著名山水诗人谢灵运的后人。他早年笃信佛教,天宝后期在杭州灵隐寺受戒出家,后徙居湖州乌程杼山妙喜寺,为寺庙住持。皎然是唐代著名的高僧,也是品味卓尔的茶人。他饮茶、植茶、知茶、爱茶,写了很多意涵丰富的茶诗。

 

皎然画像,图片来源网络

 

“安史之乱”期间,淮河一带的居民横渡长江以避战乱。陆羽也随众渡江,来到湖州妙喜寺,与皎然成了忘年“缁素之交”。

 

陆羽和皎然,图片来源网络

 

唐大历八年(773年),陆羽在妙喜寺旁修建茶亭,得到皎然和湖州刺史颜真卿的鼎力相助。按古人天干地支纪年法,茶亭修成于癸丑岁癸卯月癸亥日,故取名“三癸亭”。陆羽建亭,皎然赋诗《奉和颜使君真卿与陆处士羽登妙喜寺三癸亭》一首以为记:

 

秋意西山多,列岑萦左次。

缮亭历三癸,疏趾邻什寺。

元化隐灵踪,始君启高诔。

诛榛养翘楚,鞭草理芳穗。

俯砌披水容,逼天扫峰翠。

境新耳目换,物远风烟异。

倚石忘世情,援云得真意。

嘉林幸勿剪,禅侣欣可庇。

卫法大臣过,佐游群英萃。

龙池护清澈,虎节到深邃。

徒想嵊顶期,于今没遗记。

 

此诗起笔描写茶亭建于秋意盎然的西山之上,左侧次第萦绕高耸秀拔的座座小山。小亭建成于“三癸之日”,其造址毗邻古刹寺宇,清幽穆静。接着,诗人笔调一扬,“元化隐灵踪,开君启高诔。诛榛养翘楚,鞭草理芳穗”,叹造化之妙,歌地杰人灵,赞造亭者为茶界翘楚,开风气之先。“俯砌披水容,逼天扫峰翠。境新耳目换,物远风烟异。”此四句抒写“三癸亭”处山水烟波之间,居摇翠掩木之境。其构思精妙、布局有致,让人耳目一新。茶亭将杼山的湖光山色、草木岩石与庄严的寺院悠融一体,人游其间,可“倚石忘世情,援云得真意”。陆羽在修亭时又兼惜嘉木,“嘉林幸勿剪”,令“禅侣欣可庇”,达至“天人合一”之高境。以下诗句,“卫法大臣过,佐游群英萃”,记载当日群贤齐聚的盛况,为山水佳境平添人文气息。

 

三癸亭,图片来源网络

 

茶圣陆羽修筑茶亭、书法大家颜真卿命名题字、一代诗僧皎然赋诗,真乃茶亭“三绝”。“三癸亭”之“三绝”传为佳话,此亭也成为当时湖州的名迹胜景之一。

 

剡溪风景,图片来源网络

 

唐代禅宗重视以茶助禅。作为一代高僧,皎然在慧根、觉悟、心性上皆超然尘外,对茶禅之道更有独到的见解。在《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一诗中,他将“茶饮”提升至“悟道”的高度: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牙爨金鼎。

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

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愁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这首诗中的茶意何其脱俗:越地友人赠我剡溪的名茶,采得金色的茶叶嫩芽,放在镶金的茶炉里烹煮。白瓷茶碗里漂着青色饽沫的茶汤,好似天上诸仙畅饮的琼浆玉液。一饮去我昏寐,天地静逸,情志爽朗。再饮令我神思清净,如飞雨忽降,轻洒微尘。三饮我得真道,何须苦心看破世间烦扰。这茶的清高,尘世不知晓,世人都靠饮酒以陶醉自欺。愁看毕卓夜饮酒瓮边,笑观陶潜酒吟东篱下。崔侯饮酒意犹未尽,狂歌一曲,惊嘘四座。谁能洞知饮茶之真道,唯有传说中的道人丹丘子知晓。

 

陆羽与皎然,图片来源网络

 

皎然善茶,与陆羽同此痴好,故而二人交往甚笃,常有诗文酬赠唱和。皎然留下多篇记载寻访、聚别陆羽的诗作,如《寻陆鸿渐不遇》: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

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

 

此诗首联二句写陆羽移居城郭之旁,沿野径,穿桑麻,方能寻见其宅。颔联描写友人篱旁新植的菊株,秋日尚未开花。这两句用典陶诗,一正一反,颇有陶潜“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隐士风韵。颈联二句写诗人敲敲友人家的木扉,不但无人应,甚至了无狗吠声。这样,诗人只好去问问西边的邻居了。尾联二句写邻居告诉诗人陆羽去山里了,每天要到夕阳西下之时才归家。

 

皎然画像,图片来源网络

 

陆羽颇有隐士之风,早出晚归,行踪不定。他在自传中道:“上元初,结庐于苕溪之湄,闭关对书,不杂非类,名僧高士,谭讌永日。常扁舟往山寺,随身惟纱巾、藤鞵、裋褐、犊鼻。往往独行野中,诵佛经,吟古诗,杖击林木,手弄流水,夷犹徘徊,自曙达暮,至日黑兴尽,号泣而归。故楚人相谓,陆子盖今之接舆也。”

 

这段自白描述:唐上元初年,陆羽在湖州苕溪边建了一座茅屋,闭门读书,不与非同道者相处,而与和尚、隐士整日谈天饮茶。他经常驾着一只小船往来于山寺之间,随身只带一条纱巾、一双藤鞋、一件短布衣、一条短裤。他还常常独自一人走在山野中,从早到晚朗读佛经,吟咏古诗,用手杖敲打树木,用手拨弄流水,流连徘徊,至天黑,游兴尽了,号啕大哭着回家。所以,楚地人相互传说:“陆先生大概是现代的楚狂接舆吧。”

 

陆羽品茗图,图片来源网络

 

皎然的《寻陆鸿渐不遇》一诗借邻居之口,侧写陆羽逍遥尘外的高人形象,尽得禅宗“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之意旨。

 

或许心潮低落之时,正是诗愫翩至之际。在皎然的酬赠诗中,他写了多篇关于寻访陆羽而不遇的诗作。

 

又如《访陆处士羽》:“太湖东西路,吴主古山前。所思不可见,归鸿自翩翩。何山赏春茗,何处弄春泉。莫是沧浪子,悠悠一钓船。”诗人访友不遇,浮想友人在何山弄泉饮茗,在何湖独钓孤舟?

 

再如《往丹阳寻陆处士不遇》:“远客殊未归,我来几惆怅。叩关一日不见人,绕屋寒花笑相向。寒花寂寂遍荒阡,柳色萧萧愁暮蝉。行人无数不相识,独立云阳古驿边。凤翅山中思本寺,离心远水共悠然。他日相期那可定,闲僧著处即经年。”陆羽隐居山野,独来独往,行踪自适,难能访遇。“鱼竿村口望归船”,“归船不见见寒烟”,刻写皎然寻友不遇又思盼友人的惆怅心情,也表达了皎然对陆羽的深情厚谊。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离别时的怅然若失,恰恰侧托相聚时的兴味盎然。皎然和陆羽以茶相知,相聚品茗,神合意契。如《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此诗倡导以茶代酒的品茗风尚,俗人多喜饮酒,唯有深识茶香的陆羽能与诗人共享品茶三昧。

 

陆羽一生坎坷,却常遇贵人相助。孤遗西滨,他被智积禅师领养;幼年之时,智积又将他托养于李儒家中,被李公视为养子;离了龙盖寺,他受到竟陵太守李齐物的赏识,被推荐到邹夫子门下研习儒学;学成下山,他得至竟陵司马崔国辅府中做幕僚。由于颜真卿力荐,他著写的《茶经》被收入《韵海镜源》,付梓面世。《茶经》面世后,其茶艺又得到常伯熊的鼎力示范推广。

 

百川学海版《茶经》书影,图片来源网络

 

最值一提的是:陆羽在撰写《茶经》时,得到名僧皎然的倾心相助。陆羽一生跟佛寺结缘颇深,又长期受到佛学禅思的熏陶。然而,《茶经》却没有明显的佛学印迹,这或许与作者的思想立场有关。

 

陆羽追崇儒家忧国忧民、经世济用的士大夫思想,他在自传中写道:“自禄山乱中原,为《四悲诗》,刘展窥江淮,作《天之未明赋》,皆见感激,当时行哭涕泗。著《君臣契》三卷,《源解》三十卷,《江表四姓谱》八卷,《南北人物志》十卷,《吴兴历官记》三卷,《湖州刺史记》一卷,《茶经》三卷,《占梦》上、中、下三卷,并贮于褐布囊。”

 

风炉,《茶经》茶器示意图,来源网络

 

这段自述表明:安禄山在中原作乱,陆羽写了《四悲诗》以抒悲愤之情;刘展割据江、淮地区造反,他又作了《天之未明赋》。他写这些篇章时皆有感于当时社会现实而心情激动、痛哭流涕。他还著有《君臣契》三卷,《源解》三十卷,《江表四姓谱》八卷,《南北人物志》十卷,《吴兴历官记》三卷,《湖州刺史记》一卷,《茶经》三卷,《占梦》上中下三卷,一起收藏在粗布袋内。

 

在中国封建社会,研究经学正典被视为士人正途。诸如茶学、茶艺这类学问,则难入正学之列。而且,陆羽的时代,始终存在儒释之争。释家为了维护佛学体系,构建了一个由历代祖师一脉相承的传授体系,即“法统”。唐代中期,韩愈为了抵御外来佛教对本土儒学的侵染异化,力著《原道》。他提出儒家“道统”说,认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依次相传。孟子之后,道统中断,才使佛老学说统治了世人的心智头脑。韩愈认为,只有儒家“道统”才是正统,是封建社会唯一合法的思想。他不能容忍“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把主要锋芒直指佛教,把“先王之教”同“夷狄之教”对立起来,以激发中华民族的本土意识与感情。韩愈在佛老盛行时代高举复兴儒学的旗帜,为当时众多儒生士大夫所推崇拥戴。

 

五瓣葵口大内凹底秘色瓷盘,图片来源网络

 

陆羽或由于时代背景和个人原因,没有将皎然的茶道精神加以传承。例如皎然在与文人士大夫吃茶时,多选择白瓷茶碗,如“素瓷雪色缥沫香”云云。但陆羽却推崇茶碗“青则益茶”。可见,陆羽在茶道美学上的见解更接近儒家的实用精神。陆羽煎茶,停留在“三沸”、“三碗”的技艺层面,也没有沿着皎然的精神指引,再向前迈出“以茶悟禅”的美学突破。以陆羽的悟性,或许他并非不知,可能不为,这也许是皎然批评他“楚人茶经虚得名”(皎然《饮茶歌送郑荣》)的原因之一?

 


 

湖州皎然塔,图片来源网络

 

诚然,君子和而不同。

 

湖州陆羽墓,图片来源网络

 

陆羽与皎然自湖州一遇,结为“缁素之交”,二人情义,终身不渝。唐人孟郊在《送陆畅归湖州因凭题故人皎然塔陆羽坟》一首中道:“杼山砖塔禅,竟陵广宵翁”,“不然洛岸亭,归死为大同”。唐贞元末,陆羽卒于古稀之年,与皎然同葬于杼山。两位茶圣,永可品茗咏诗、生死相伴!

 

• 作者:唐婉约丨弘益茶道美学研究员

南开大学硕士,研究兴趣涉猎中西文化与文学,近期关注中国茶道美学研究。

 

参考书目:

吴觉农主编:《茶经述评》,中国农业出版社,2017

(唐)陆羽著,文爱艺编:《全图本茶经》,中国农业出版社,2016

 

•本期编辑✎ 找茶

•图片来源:网络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