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斤茶叶做一把丑壶,恩人三代长寿三代富贵,制壶技术已绝迹

2017-12-06 11:46:49来源: 何哥看天下阅读: 收藏
清康熙年间,在今天的江西省宜春市某个小山村,有一个叫陈长寿农民。

有一天,陈长寿外出捡柴,在路边的草丛里救回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回家以后,陈长寿安排老伴给这人灌了点米汤,这人居然醒了过来。一问之下,这人是外乡人,因为债务所迫,出外谋生,不料身上为数不多的盘缠被盗贼掠去。

山高路远,加之身上分文没有,这人在山林中穿行了三天,劳累加上饥饿,竟然昏迷在了路边。陈长寿是个心底善良的人,看到这个外乡人身体依然虚荣,就诚恳挽留这人在家里调养好身体了再走。

陈长寿夫妻俩年近花甲,与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生活在一起。因为家里贫穷,也没有人愿意把闺女嫁给他家,所以儿子年纪也大了,但还是光棍一条。

这外乡人自然对陈长寿一家的救命之恩和收留之德千恩万谢,一方面因为身体还没有复原,另一方面他囊中羞涩,去别的地方也没有盘缠,就诚惶诚恐地在陈长寿家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半年。

这半年时间,随着身体恢复,这外乡人也跟着陈长寿一家外出劳动,陈长寿一家也帮忙采一些山货,挖一些野药变卖,给这个外乡人积攒路费。

陈长寿家的午后,长了两棵高大的茶树,在陈长寿的记忆里,自从他们一家来到这个地方,这两棵茶树就长在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岁了。这两棵茶树也很快被外乡人看到,外乡人显得特别兴奋。也自从发现这两棵茶树以后,这外乡人在参加劳动之余就多了一项怪异的举动:只要一有空,采摘新鲜的茶叶,然后那回来堆在屋檐下面的一个角落里。

陈长寿一家就很奇怪,问他的意图,这人只是笑而不答。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墙角堆起来的茶叶差不多有四五百斤了,这人就再不采摘茶叶了。只是隔天就把茶叶堆翻腾一次,翻腾完了,就拢在一起。
 

 

这堆茶叶在外乡人的不断翻腾下日益腐烂,逐渐变成了黑绿色的泥,体积也越来越小。直到这堆茶叶萎缩到和面盆大小的时候,这外乡人把所有的茶叶泥装进一个罐子里,把罐口也用麻布塞起来,隔一天取出来,像女人揉面一样,使劲地揉搓一番,然后再装进去。有时候,这外乡人也会到附近的山上溜达溜达,顺便找回一点不知名字的泥土或者草药加进去。

陈长寿一家虽然很好奇,但每次发问,这个人都是很神秘地微微一笑,并不给任何解释和答案。问了几次,陈长寿也就不问了,在这个外乡人揉搓这些黑乎乎的泥土的时候,在旁边陪着聊聊天。

就这样一直揉搓了四个月,面盆大的泥巴也被外乡人揉搓成了拳头大。外乡人在陈长寿家后面挖了一眼小小的窑洞,并安排陈长寿找回了几大捆干柴。等到窑洞、柴禾准备就绪,那个外乡人已经把那团拳头大的黑泥捏成了一把茶壶,样子歪不拉几、粗粗糙糙,反正样子很丑。要不是有壶嘴、壶盖、壶口,初见之人很难把这个丑陋的东西和茶壶联系起来。好在壶嘴是通的,壶盖和壶口合起来很严实。

等到丑壶阴干,外乡人就在窑洞里架起柴禾,烧制了起来。两天之后,外乡人把烧制完成的丑壶拿到了陈长寿面前。陈长寿一看,这壶和烧制之前没有啥变化,样子还是一样的丑,颜色也还是一样黑黝黝的。

外乡人说:“我现在穷困潦倒的,本来一直在为如何报答你一家的救命之恩发愁,好在我看到了你家屋后的两棵茶树。这也是你一家宅心仁厚,所以机缘凑巧吧。所以,我凭借自己唯一的一点点技艺,用茶叶泥做了一把茶壶送给你,算是一点点心意吧。”

听外乡人这么说,陈长寿一下子笑了,说:“我们救你本来就没有图你有什么回报。你这一客气,我们一家倒还不自在了。你这心意我收下,虽说这壶个头太小,样子难看,毕竟是你一片心意嘛,嘿嘿嘿……”虽然有点调侃的味道,但陈长寿也很愉快地接受了外乡人的“报答”。

送完丑壶,外乡人也表示了想离开陈长寿家,继续寻求谋生之路的想法。于是,陈长寿拿出了半年来积攒的几百文铜钱,送给外乡人做盘缠。送别之际,外乡人很诚恳地对陈长寿说:“虽然我送你的茶壶样子丑,但这是我用祖传的技术用心做出来的,请你千万不要轻视它。它首要的好处就是不用茶叶,只要往壶里倒进开水,就能泡出茶来。至于其他的妙用,日后自然会慢慢知道。”

 

 

这外乡人告别之后从此杳无音信,就像他从来没有在陈长寿一家的生活中出现一样,就此消失。陈长寿送完外乡人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即可烧了一壶开水,倒进那个黑色的丑壶里,然后拿过茶杯,将丑壶里的水倒了进去。水柱刚从壶嘴流出,一股清香就飘遍了屋子。陈长寿端起轻轻品了一口,果真茶香淳厚,入口悠长。

在陈长寿想来,茶树是陈长寿家屋后的,多年来,陈长寿也经常采摘点叶片冲水喝,很熟悉那个茶叶的味道;丑壶是用茶树的叶子沤制、烧造的,茶水的味道应该差不多才是,但是直到这次,陈长寿才真正知道什么是茶香,那是一种他从来品味过的美妙。

 

陈长寿的儿子后来娶妻生子,这只丑壶从陈长寿传到儿子手里。陈长寿和儿子都活到了90岁才离开人世。到了乾隆年间,已经八十多岁的陈长寿的孙子是丑壶的主人。

传了三代,三代人天天拿这个喝茶。时隔百年,丑壶的特别之处丝毫没有改变:依然是清水进入,茶水出来,茶香依然飘逸,茶味依然淳厚。只是随着岁月流转,丑壶的名声也日益远播。

后来,一个道台听说了丑壶茶水能让人长寿的奇闻,就找到陈长寿的孙子家,半用威势半用钱财,花了三千两银子将丑壶强买了回去。按说,丑壶离开陈家,当年的外乡人报恩应该算是完结了。但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因为陈长寿父孙三代因为丑壶得以长寿,陈长寿的孙子得到卖壶的钱财之后,开始广置田产,兴家起业,家势日益昌隆。直到建国前后,陈家仍然是当地有名的富户。这外乡人用一把丑壶,使陈家三代寿长,三代富贵,这恩报得可谓厚重。

这道台将丑壶强买回去之后,居然也启动了发财的心思,就授意属僚,在民间到处查访可以用茶叶造茶壶的工匠。折腾了很多年,直到道台致仕回家,也没有打听到与之有关的任何消息。不单这样的工匠没有,所有的制壶者都说,在制壶这个行业里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手艺。似乎这个丑壶是凭空而来,凭空而去,在人世间根本没有遗留。

这个道台因为沾了丑壶的光,也享高寿,八十岁时无疾而终。至于这把丑壶,也从此不知所终。

(原创作品,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延伸阅读:

三代富贵陈长寿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