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是该结束醉生梦死的时代了

2018-10-10 11:30:18来源:云源号阅读: 收藏

 

2017年6月15日流出一张盖有云南省茶叶协会公章的建议稿,经核实是真的,突然感到云南茶产业终于觉醒了,这个被各路资本牵着鼻子走的茶叶大省总算理顺了自己的思路、看清了自己的前途。从每一条建议稿中,我们都读懂了很多信息。

 

 

1、很早以前我就听到过一个版本,说普洱茶是台湾人的一场阴谋,故事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说起,台湾人入大陆大量收购紫砂壶(这期间当然也有商机敏锐的大陆商人参与),从5块一把开始收,一直收到50块一把,然后囤货不动,待宜兴封矿后(黄龙),他们开始转向收藏各种老茶(包括普洱、安化黑茶、六堡、白茶)。

无疑,以当年台湾的经济实力与眼光完全可以炒作一场商品大事件。于是,用老壶泡老茶的套路横空出世,各路茶界大咖(哪些人你懂得)纷纷出来站台,各种文化纷纷催生。

于是,有了紫砂壶产业的兴起,催生了一大批“大师”;有了老茶产业的兴起,催生了一大批“大师”,这两个行业的“大师”之多,也成了天朝众多“大师”领域中的两支奇葩。

紫砂壶是真是假?老茶是真是假?有多少人搞得清楚!于是,顾景舟的壶到处能见到,亿兆丰的老茶比比皆是。大陆仔也有聪明的,闷声不响跟着发财,台湾人也有笨蛋,等大家玩得七端八正时进入被套。

2、当阴谋大到一定程度时就成了阳谋,成了穿着文化外衣的良心产业,成了支撑“狗的屁”的民生产业。于是,当古树茶、山头茶横空出世的那天起,它们已经不是年年都会生长的再生性农产品,而是被利益集团们包装成为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天下绝无仅有”的稀缺商品。

有人说(炒作集团雇佣的水军),你别瞎扯淡,几千万的人都喜欢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炒作出来的,谁有这么大能耐!

请不要忘了,我们民族盲目崇拜、攀比跟风的那些劣根性。从满世界的知名品牌、驰名商标、世界500强,到满大街的LV、adidas,到近几年国产剧里面清一色的苹果手机。烟酒茶除了是生活用品,更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抽70一包中华烟的似乎比抽5块一包黄果树的人要高五等;喝飞天茅台的一般不愿跟喝老白干的人为伍;喝三百年古树茶的懒得跟喝几十块一饼普洱茶的人交流,喝过32万一公斤老班章的则俨然是天朝可以傲视群雄的顶级茶人了。从主流到草根,无处不折射出当下浮躁、利欲至上的社会风气。

 

 

一个以消费商品价值论阶级地位的社会,有谁愿意沦为下九流?谁都不甘落后!这就导致了整个天朝茶市无处不是古树、名山普洱。

要炒作就要囤货,于是,你囤我囤大家囤,击鼓传花,把一件饮用的农产品硬生生成为了“通货”,当“通货”膨胀时就产生了泡沫,这盆泡沫已经破过几次,但赌徒们不肯放弃始终在博弈,赢了的还想再多赚一点,输了的还想再赚些回来。

 

 

于是,名山古树被大家争相瓜分,收了一吨毛茶能卖出两吨茶饼,每年都上演茶王争霸赛,其价值之高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想想在整个茶行业都不景气,整个产业都在供侧给上下功夫时,只有普洱还在大讲特讲收藏,现在收藏,每年增值,等老了享用,仿佛收藏普洱茶成了养老保险似得。

 

 

3、关于大叶晒青毛茶(生普),我一直认为它应该自成一派,我很是纳闷它为什么会被纳入黑茶,比起安化黑茶、六堡茶,生普很明显与它们不是同一个爹生的。当初是以陈椽老先生1979年撰写的《茶叶分类理论与实践》为理论基础将生普归纳为黑茶的,我想云南茶农是想不通的,我也想不通。我非常尊重陈老先生他们那些前辈们,但过了近四十年的今天,我觉得有必要改一改有些概念了。就如我们看陆羽的《茶经》里面的内容放到现在很多理论都不科学、很多观点已经不成立一样,但丝毫不影响陆羽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除了茶叶分类,中国的茶学还有很多地方还存在纰漏。但是,眼下的行业权威很多时候是由屁股决定的,而非脑袋,当他们的屁股坐在权威上时,他们的一通狗屁也是金科玉律,而我们的屁股远离权威,哪怕我们的至理箴言对他们来说都是一通狗屁。

 

 

 

4、茶叶农残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农民用了几十年的农药了,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想一刀切,茶产量包括全行业都会严重减产,但现在又没有既不费财又不费力的替代环保药物,这个需要加强监管力度,逐步改变茶农的思想观念,制定市场监测准入机制,让市场去倒推他们改变陋习。

未来的茶产业定是绿色标准起步,有机逐步常态的局面,这个愿景需要时日,相对于全国大多数灌木茶园相比较,云南的乔木大树茶还是非常有优势的。

 

 

5、近五年,中国掀起红茶加工热,除了闽红及仿闽红做得最成功的以外,祁红、宁红在重拾雄风,湖红、宜红不紧不慢,其余都是在自娱自乐。无非取个好听一点的品牌,去茶博会上拿个奖,财政拿钱做“扶持”,媒体一番“美誉”,领导作个肯定,这个“产业”就算成了。

立顿红茶之所以成功,是他们的标准化和战略思维,当斯里兰卡、肯尼亚的红茶替代祁门红茶的那一刻起,中国茶的出口之路从此一落千丈,只有靠出口阿拉伯国家那点低端绿茶支撑着门面,与清代时茶叶出口的辉煌真是天壤之别。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是人无我有,现在是我有人优(食品安全角度)。中国茶最大的市场始终会是本国,中国茶犹如中国菜,只有不怕麻烦的中国人才会愿意享受。中国茶要快速走向世界,必须按照人家的口味、饮用习惯去做,云南的大树乔木茶最符合出口的安全壁垒,这是别的红茶品类难以比拟的。

 

 

6、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近十年茶媒体里最精彩的新闻、最容易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角色就数普洱茶了,正面的、负面的,赞美的、诅咒的,唱戏的、站台的,普洱茶行情的起伏成为了中国茶市盛衰的风向标,云南茶区则成了“中国茶产业革命的延安”。普洱茶产业炒作像一个抽了鸦片的病人一样亢奋着,想继续亢奋还得不断地抽着,若想健康长久,还真得戒了。物极定必反,是泡沫总有一天会破灭的。

 

 

7、至于新植茶园用有性繁殖,我12分赞同,在近20年来轰轰烈烈的茶叶良种繁育推广中,老祖宗留下来的老茶园(泛指小叶群体种)被严重破坏,再过20年真可能所剩无几了。作为茶叶的发源地,云南茶叶界还真的因以此为鉴,保护好这个星球上的这块茶叶净土。

普洱茶是该结束醉生梦死的时代了!不!是鼓吹、炒作的人们该结束醉生梦死的时代了。我想,一百年以后,现在的普洱茶炒作事件定会写入中国茶史,也将会成为茶史中最精彩的一部分笑料。

延伸阅读:

邹家驹七点建议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