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茶以及养生智慧

2018-09-14 11:24:04来源:悦读茶书会阅读: 收藏
在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看到贾府上下有一个生活习惯:喝茶。芳茶飘香在字里行间,把中国古老的茶文化充分展示出来。同时,也道出了茶在养生保健中的重要作用。贾府这样的皇亲国戚和官宦人家,喝茶最讲名气,一般都是“枫露茶”、“六安茶”、“老君眉”、“普洱茶”和“龙井茶”。这些茶在历史上都是献给皇帝的“贡茶”。

 

 

茶,不仅是我国人民日常饮用之品,也为世界人民所喜爱。中国是茶的故乡。早在公元前2737年的《神农本草经》一书中就曾提到:“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古茶字)而解之。”《本草纲目》说茶“苦寒无毒,性冷。有驱逐五脏之邪气,镇神经、强壮精神,使人忍饥寒,防衰老之效能。”

 

 

现代科学对茶叶的生物化学和医疗作用的研究表明,茶叶中包含的成分,主要为茶素、鞣质、叶绿素、茶硷、咖啡因、维生素C与挥发油,还有少量的茶精、烯、维生素A和B,以及矿物质等。茶起源于我国南方,茶经谓:“茶者南方之嘉禾也。”晋郭璞注云:“树如小栀,冬生叶,可煮作羹,今呼早莱者为茶,晚取者为茗。”早在两千多年前人们就已开始用茶,《诗经•邶风》说:“谁谓荼苦,其甘如荠。”晏子春秋并载齐国名相晏婴“食脱粟之饭,炙三弋五卵,茗茶而已”。足见茗茶在春秋时已颇为常用。随著啜茶的普及,文人学士赞美之辞层出不穷。
 

 

晋张孟阳诗云:“芳茶冠六情,滋味播九区。”杜甫亦有“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之句,而以唐卢同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最为脍炙人口:“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淋漓尽致地描绘了茶的妙用。

 

 

第一部论茶专著茶经出现在唐代,为陆羽所撰,人称“茶神”。饮茶之风不仅遍及大江南北,进入西北、西藏各地,更东传日本。明万历年间首销欧洲,走向世界。

 

 

 

茶之所以能得全人类之青睐,成为日不可离的饮料,不仅由于它汤液清新,气息芬芳,饮之爽口,回味甘醇,而且还在于它有许多却病健身的功效。我国最早的药物专著神农食经谓其“利小便,去痰热,止渴,令人少睡”,“久服令人有力悦志”。

 

 

唐本草言茶能“清宿食”,本草拾遗认为“久食令人瘦,去脂”。总之,茶能提神益智而少卧,消食去脂而难老,更有止渴利尿去痰热之功。所以顾况茶赋云:“滋饭蔬之精素,攻肉食之膻腻,发当暑之清吟,涤通宵之昏寐。”顾元庆茶谱更谓“人固不可一日无茶。”

 

 

 

现在普遍习惯于用开水冲泡茶叶的方法饮茶,据说此法始于明太祖。以前一般是将茶制成茶饼贮存,用时将茶碾碎罗细成末,或用水略煎,或少量沸水点泡,然后连茶末一起喝下,叫做“吃茶”,至今湖南一带仍有饮茶连茶叶一起嚼食的习惯。由于茶有它的药用价值,且取用方便,古人时或在茶末中掺人一些药物,饮茶时一起咀服,从而形成了“药茶”这一新剂型。唐本草说:“下气消食,作饮加茱萸、葱、姜良。”就是早期的药茶记载。陈承认为“合醋治泄痢甚效”;吴瑞斤谓“炒煎饮,洽热毒赤白痢。同芎、葱白煎饮,止头痛”等皆是。

 

 

茶有诸多益处,但是否多多益善呢?对此古代早有争论。苏轼说:“除烦去腻,世固不可无茶,然暗中损人不少,空心饮茶,入盐直入肾经耳,且冷脾胃,乃引贼入室也。惟饮食后浓茶漱口,既去烦腻而脾不知,且苦能坚齿消蠹。”东坡以茶性寒而畏之;禁馀录载苏轼“平生不饮,惟食后浓茶涤齿而已。”人有体质禀赋之异,茶性苦寒,于脾胃虚寒者多饮则不宜,平时如能适当而不强饮,也是有益无害的。“食之宜热,冷则聚痰”(本草拾遗);“莫吃穿心茶”(琐碎录),也是饮茶者所应当注意小心的。

 

延伸阅读:

红楼梦》中的茶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