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红,云茶千亿产业的新引擎

2018-02-02 17:23:02来源:普洱中国阅读: 收藏

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的角度看,茶叶都有当之无愧的理由成为彩云之南的一张响亮名片。事实上,云南也正在沿着这条道路一路狂奔,千亿云茶,就是一段时间内的目标。
 

 云茶一产“病重”、二产“发育不良”、三产“扭曲”。云南应该加大产业结构调整,推进有机化、标准化的茶叶种植,通过资本提升农民收益,推进茶叶工业化,培育民众喝茶新习惯,培养茶产业人才,打造云茶品牌。
 

 今天谈云南千亿茶产业,不仅仅是云茶发展的技术问题,而是云茶的顶层设计。
 

 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的角度看,茶叶都有当之无愧的理由成为彩云之南的一张响亮名片。事实上,云南也正在沿着这条道路一路狂奔,千亿云茶,就是一段时间内的目标。

 从去年提出用5年时间打造千亿云茶以来,我省成立了加快推进茶叶和核桃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由省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省级10多个部门负责人为成员。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举措开创了多部门联合推动茶产业发展的先河,为做大做强云茶产业奠定了坚实基础。本报记者注意到,云茶千亿产业扬帆破浪正当时,延伸云茶产业链,需要政府在科技研发上加大投入, 同时,云茶要通过有效的资源整合,联手做好茶产业这篇大文章。
 

 产业亟待转型升级

 世界茶业看中国,中国茶业看云南。云南地形以山地、高原为主,垂直差异大,是我国茶叶种植的较佳区域和产茶大省,以普洱和滇红为代表的云茶享誉国内外。
 

 统计显示,2017年,我省茶叶种植面积达到了620万亩,产量38.7万吨,产值突破742亿元。云茶直接出口量达到9000吨,直接出口至30多个国家和地区。
 

 虽然云南茶叶有着良好的产业基础,但由于茶农、茶园一家一户松散型的组织管理模式,已经严重阻碍茶产业的发展。此外,由于管理粗放、不统一、不规范,一家一户茶农原料的输入性风险,也给制茶企业带来了巨大隐患。

 为解决这个问题,业内人士建议,应把龙头企业、茶叶专业合作社(种植大户)等通过股份制等形成一个经营实体,实现“收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利益共同体。
 

 去年11月发布的《云南省茶产业发展行动方案》提出,5年打造新时代千亿云茶大产业,以普洱茶、滇红茶、滇绿茶为重点,构建茶产业、茶经济、茶生态、茶旅游和茶文化互融共进、协调发展的现代茶产业体系。
 

 省农业厅茶叶产业处处长王兴源介绍,云南将做优茶产业一产,做强二产,做活三产,实现一、二、三产协调、融合发展,加大出口工作,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打造千亿云茶。
 

 最近几天,勐海陈臻号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龙奔赴惠州、深圳、广州和上海等地,考察了解当地茶叶市场行情,为企业产品进一步加大力度走出去寻找突破点。
 

 “外界对云南的茶叶认知度并不低,但是我们缺乏的是强有力的宣传和销售。”陈龙告诉本报记者,企业应该思考怎样做好品质,出去了解市场需求,做好一个好的盈利模式。

 他的看法是,市场真正需要一个个脚踏实地的茶企,这样对上下游都有利,茶市场才会稳定,才真正健康。

 建立顾客的持久忠诚度

 去年入春以来,我省加大品牌宣传,加强技术指导,春茶总体上保持了面积稳定、产量略增、单价上扬、产值增加、茶农增收的良好发展态势。

 去年7月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云南普洱茶国际博览交易会上,各大品牌茶企纷纷推出亲民价位的产品。
 

 展会现场,不少市民满载而归,这与以往茶博会上,动辄上千上万的普洱茶是焦点,看的人多买的人少,形成鲜明对比。
 

 从线上到线下,再到展会,云茶中低端大众品饮消费激增,这表明云茶的市场认可度明显提升,除专业的高端品饮人群外,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已经认可云茶。
 

 近几年,云南众多茶企、茶商和茶农们尝试借助互联网营销、管控、服务,开启了茶产业“互联网+云茶”的新探索,对提升云茶品牌的知名度和市场份额起到了较好作用。
 

 然而,云茶企业电商整体发展水平还不高,在供应链整合及客户服务体系上仍显不足,许多茶企电商在竞价过程中以低价取量,规模体量还不大。
 

 “茶企或者其销售终端如果想转型成功,营销模式将是核心。茶企的营销模式包括6大模块:盈利模式、消费定位、产品组合、产品推广、产品销售。”
 

 在云南古邦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兴看来,排在第一位的是盈利模式,也就是茶企或者其销售终端如何赚钱。对于茶企、茶店来说,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实际上,茶叶能否真正卖给消费者以实现赢利,导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无论品牌知名度有多高,无论促销活动有多给力,如果导购不具备技巧,就无法让顾客有一次愉快的终端体验,茶叶产品销售的成交率就会低。
 

 刘兴认为,茶行业终端销售人员的职能也由茶艺表演型、送货型转为营销型。销售人员需要掌握懂得挖掘顾客需求、引导顾客正确消费、化解顾客不同异议、促进成交、提高客单价的技能,才会建立顾客的持久忠诚度。

 在消费市场上和深加工上发力

 在去年12月召开的“2017年云茶产业形势分析及2018年云茶推广计划工作”座谈会上,多个州市(县)茶叶主管部门和多家知名茶企负责人出席座谈会。省农业厅茶叶产业办相关负责人在会上透露, 2017年省里投入的专项资金为历年最多。
 

 省政协原副主席、高级农艺师陈勋儒表示,世界和中国的茶产能均过剩30万吨左右,云茶普洱亦有产能过剩现象。云茶还面临着小、散、弱的困境,需要大整合。
 

 陈勋儒认为,云茶是云南扶贫产业和大健康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集中打造普洱和滇红两大品牌,在茶叶加工和消费上做文章,去除过剩产能,引导民众建立普洱茶喝而不藏的观念,并加强质量监管。
 

 滇红集团董事长王天权称,云茶一产“病重”、二产“发育不良”、三产“扭曲”。云南应该加大产业结构调整,推进有机化、标准化的茶叶种植,通过资本提升农民收益,推进茶叶工业化,培育民众喝茶新习惯,培养茶产业人才,打造云茶品牌。
 

 “去产能是瘦身前行,而不是回到过去。”云南省茶叶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徐亚和建议,云南近几年应将茶产量限定在37-38万吨,因地制宜,调整产业结构,积极引导舆情,扩大喝茶人口基数。
 

 “云茶是有‘灵魂’的,其蕴含的茶文化、图腾文化意蕴丰富。打造云茶产业,应整合此类茶文化符号统一对外宣传。”

 徐亚和说,云茶去产能不应在生产环节来做文章,而应该在消费市场上和深加工上发力。如果喝茶的人越来越多,深加工的茶叶衍生产品越来越多,则产能过剩是不会存在的。
 

 在云南大学生物系教授高照云看来,茶产业最大的问题不再是如何拓展种植面积,而是如何将云南优质茶叶销售到世界各地。如何宣传云茶,关键是了解真实的普洱茶库存量。
 

 根据农业部提供的信息显示,去年全国有10%的茶叶过剩。尽管产销两旺,云南春茶价格也出现明显上扬趋势,但也有少部分区域茶不好卖的情况。
 

 未来,如何规划云茶产业的种植面积、销售渠道等成为关键。要站在产业互联的角度去拓展云茶产业,将云南独特的优势资源转化为优质农产品,进一步扩大其销售范围。
 

 合力打造品牌并参与国际竞争

 “云茶产业要加强品牌引领作用,打造品牌的微笑曲线,让云茶价值向高端攀升。”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理事长刘平均认为,打造品牌的同时注重打造产业集群,聚合有影响力的云茶品牌,合力打造并参与国际竞争。”
 

 省农业厅厅长王敏正此前介绍,2017年云茶产业品牌建设迈出了新步伐。“普洱茶”公共品牌价值达60亿元,跃居全国第一,被评为“中国茶叶十大区域公用品牌”;“滇红茶”公共品牌价值达18亿元,被评为“中国茶叶优秀品牌”。勐海县、凤庆县先后建成“全国普洱茶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全国滇红茶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云茶品牌影响力明显提升。
 

 本报记者注意到,我省将紧紧围绕“千亿云茶”发展目标不动摇,坚持以推进云茶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继续在“绿色、优质、健康”六字上深挖潜力、做好文章。
 

 推进“绿色化”就是以有机肥替代化肥试点和高标准生态茶园建设为抓手,开展“有机茶培育基地”认证认定,推动云南茶产业绿色发展,将云南建设成为全国最大的有机茶生产基地。

 推进“优质化”就是制定从茶园到茶杯的全产业链标准体系,实施品牌发展战略,强化“三品一标”认证认定,围绕云茶的独特优势和特点,强化科技支撑,不断提升“云茶”品质。
 

 推进“健康化”就是树立发展环境要健康、加工工艺要健康、存储环境要健康、文化宣传要健康、品牌打造要健康的理念,推动云茶产业健康发展。
 

 “品牌国际化”发展战略是云茶产业做强做大的最好选择。云茶产业龙头企业在实施“品牌国际化”发展战略的进程中,最大的障碍是原料基地源头的质量安全问题,由于国际市场欧盟标准高,茶叶行业龙头企业错失了很多“走出去”的机会。
 

 云南的特色农产品要产业化,产业要企业化,企业要品牌化,品牌要市场化,才能打造形成千亿产业。 以茶产业为例,正是因为茶叶产业集约化程度低,质量标准不统一等原因,才导致茶企规模做不大。
 

 有业内人士认为,云南茶叶产业发展潜力巨大,但现在大多茶企没有品牌产品,都是用农副产品直接面对市场,只能叫做原料供应商。

 王天权说,茶叶靠分散式、家庭作坊式的种植是不行的。品牌一定要市场化,云南白药就是品牌市场化的典范,可以作为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产业发展的典范。
 

 像打造云烟一样打造云茶

 “今天谈云南千亿茶产业,不仅仅是云茶发展的技术问题,而是云茶的顶层设计。”龙润集团董事长焦家良认为,云茶若不能在全国茶产业中迅速占位,将错过窗口期,被挤出市场,成为中国茶的原料生产基地。
 

 在他看来,作为世界茶树原产地的云南,完全有能力突破1000亿产值,支撑起一个市值超千亿的茶业上市公司。王天权去年在柏林参加世界上最大食品博览会时发现,中国的食品加工企业被边缘化,其原因主要是我们的食品加工跟不上欧盟标准,特别是茶叶行业的工业化程度很低。
 

 “我们的茶叶加工更多的是家庭作坊,其产品只能以传统的农产品方式提供给消费者,产业集中度不高,所以做不大,也做不强。”

 在王天权看来,云茶要突破1000亿产值,要拿出像当年举全省之力打造云烟产业一样的力度和举措来,才能取得突破和成功。他的这一看法与焦家良的观点不谋而合。
 

 焦家良也认为,针对云茶产业“产量大、产地多;有品类,少品牌;粗放多,精深少;茶企多,效益少”的突出问题,要拿出像当年举全省之力,打造云烟产业一样的力度和举措,打造云茶产业。
 

 六大茶山董事长阮殿蓉说,从1998年到2018年的这20年,是云南茶产业飞速发展的20年。她现在正在做茶叶资源共享的事情,目的就是让大家真正共享到茶产业带来的机遇和发展成果,让茶农得到更多实惠。
 

 银鹏集团董事长耿聪的看法是,云南有着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在云茶产业和云茶文化打造过程中,可加以融入和突破,从而打好茶旅文化这张牌。
 

 如何用茶文化来促进茶产业的发展?耿聪表示,我省是旅游大省,应该结合实际情况,将我们的茶旅文化、茶旅经济提升一个层次。除了旅游和烟草,云茶也是一个支柱产业,这三大产业应该是云南经济发展的重头戏。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