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东茶产业带动整个邦东乡的茶叶经济

2014-01-16 10:37:13来源:普洱茶吧网阅读: 收藏


  直面邦东茶产业发展的短板

  既然邦东茶乡的茶叶资源如此富集,为什么长期发不了力呢?

  作为邦东茶的历史是尴尬的,其长期为他人做嫁衣。在计划经济年代,邦东茶主要作为红茶原料供应临沧茶厂。改革开放后,邦东做过红茶、蒸酶茶、烘青、炒青、普洱茶,但除了开发不太成功的蒸酶茶小袋包装以外,卖的大都是干毛茶。即便到了昔归茶崛起的今天,邦东目前有一百多家初制所,精制厂才有一家,包括昔归茶在内的邦东茶流向有二,一是作为普洱茶的原料卖给外面来的茶商,二是作为红茶的原料卖给凤庆那边的茶厂做滇红。一百多家初制所,几乎做的都是附加值很低的毛茶,就连唯一的精制厂也没有出去主动拓展市场,而是坐等客户上门,根据客户需求安排加工。

  临翔区邦东昔归茶厂,其历史可追溯到建于1958年的邦包茶厂,可谓邦东最老的茶厂之一,也是迄今为止邦东唯一过了QS证的精制厂。该厂厂长段明发说:“要面向当今市场发展,仅靠当地茶农、茶商,是很难走出去的,无法完成产业升级换代。建厂多年,生产是我的长项,但走出去,对外推广宣传拓展却力不从心。加工茶叶,我总结的经验还是要做大众产品,要综合外地与本地的口感来做茶。如果不以客户为导向,即便做出自己的特点也很难推,因为我们本地人很难走出去推广,只能依靠客户做市场。”

  当地茶商是如此,那当地茶农又是如何呢?在茶园与村子里走访时,我们经常听到茶农说的一句话,“茶叶价格还得靠你们这些外地老板,你们不来收,我们茶叶没处卖,你们给的价格高,我们最近一两年日子好过多了。”

  这无疑是靠天吃饭,靠外地茶商吃饭。邦东长期作为茶叶的原料基地,造成了当地的茶产业长期局限于初级加工阶段,也因为附加值低,无论是茶农还是茶商都缺乏足够的资金来安排扩大再生产的投入,致使茶产业长期停留在粗放阶段,更遑论走出去开拓宣传推广,打造品牌文化了。

  邦东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赵锁认为光靠本地人发展茶产业存在着人才、技术、观念等瓶颈,他说:“目前邦东的茶厂都是初加工,没有深加工,要通过外面的商家来卖,这样一来附加值低。而要卖成品的话,又缺乏足够的资金来运作,比如建精制厂、开拓营销网络、包装设计与制作等都需要钱。本地茶产业从业者大都是初中文化,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即便有资金、技术也缺乏现代管理与品牌营销的理念。”他认为,以上瓶颈可以通过培养当地的“带头大哥”来带动,逐步提升与改善。

  在邦东乡扎根多年,致力于推广高品质手工茶的古农茶业负责人岩文,则强调了引进外面有实力,能做实事的品牌企业的重要性,他说:“我们古农茶业用传统工艺来制作手工茶,用精品茶来推动与改变当地茶农茶商的经营方式和意识,提升邦东茶叶的品牌认知价值,邦东更要积极引进有实力的龙头企业,推动整个邦东茶叶提升。目前,邦东做茶呈现“小、散、乱”特征,都是老百姓自发来搞,几家合起来买个杀青机来做茶,工艺、卫生条件都不到位,品质参差不齐,没规模,卖毛茶附加值低,缺乏再投入的积累。如果政府扶持几家做精品的茶企,竖立高端典型和标杆,再引进上规模的企业,就可以带动整个邦东茶产业发展,通过创品牌、树文化,让更多的人认识邦东茶,形成良好的品牌效应。现在处于产业升级的阶段,老百姓小、散、乱的茶叶经济没有前途。只有品牌进来了,品牌+合作社+初制所+茶农才是出路。”

  在茶叶种植结构方面,邦东乡除了近万亩古树茶外,还有接近2万亩的云抗10号高原生态茶,也就是所谓的小树茶。这些茶都是2003年、2004年种的,当时云抗10号等无性系品种做的茶好卖。但是,随着普洱茶的崛起,2007年以后,市场重新回归到老品种(有性繁殖),新品种(无性繁殖)做的普洱茶,很少有茶商来收,致使当地近2万亩的新品种茶园大量抛荒,老百姓很少去采摘鲜叶。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这近两万亩的云抗10号茶园该如何盘活,把鲜叶卖出去,从而大大增加当地茶农的收入,是继怎样改变邦东粗放式的加工与经营模式之后的另一个重要课题。

  这两个课题如何破局,请让我们听听谙熟邦东茶产业人士的意见。

  四大举措助推邦东茶产业升级

  针对上述发展的困惑与瓶颈,刘建一乡长从政府层面给出了答案,表示要用四个举措来打造邦东的茶叶经济。

  首先是建茶叶基地,到2015年种3万亩茶园,将之打造成邦东乡的龙头产业、特色产业。

  其次是抓茶园管理,提升茶农管护茶园意识,增加产量。

  其三是引龙头企业,目的是实现品牌管理。通过龙头企业跟合作社、加工厂(初制所、精制厂)、茶农的深入合作,对如何采、如何加工、如何控制质量等问题进行约定和约束,比如与初制所签订协议,不允许收假茶、外地茶、施用农药与化肥的茶,严格维护邦东茶公共品牌。刘乡长说:“引进龙头企业作用主要有两个,一是控价格,避免恶性炒作,让茶价平稳合理的逐渐上涨;二是管理产品质量。目前邦东有188家初制所。有两三亿元资金体量的企业进来,整合近两百家初制所,比如对其发放一部分订金,制定游戏规则,就能有序快速地推动邦东茶经济的升级。”

  在引进龙头企业同时,他也强调了发展合作社的重要性。他说,邦东目前有20多个合作社。政府鼓励发展合作社,这样可提高茶农抗风险的能力,属于群众利益的一种自我保护。

  其四是弘文化。“首先,邦东乡茶农要会品茶,会说茶,会做茶。这是茶文化基础的培养。比如古农茶业帮我们搞茶农技能培训,传授从勐海带过来的全程不落地手工制茶技术,乡党委政府就是看好培训的价值才同意开展的。今后我们要加强培训,可以定一个计划,以后初中生快要毕业了都要参加手工茶技能培训,培养他们就是培养邦东茶产业的未来。然后,充分挖掘新石器遗址、茶马古道、民间造纸等元素,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对于文化产业的规划,他说,今后可以搞斗茶大赛、制茶大赛等茶事活动。我们准备打造昔归茶庄园,建一个游艇俱乐部。我们可以利用临沧市打造澜沧江百里长湖旅游区之契机,将上海等发达城市的高收入人群吸引到昔归置业,每年来昔归度假,划划船,买点茶。昔归茶已经申请地理证明商标——邦东昔归茶,已经报到国家质检总局。

  对邦东乡有着深厚感情、非常了解邦东文化的刘建一,非常精炼而传神地总结出关于邦东文化四句话:游百里长湖,体峡谷之韵;品昔归之茗,回茶叶之琼;登雪山之巅,览山川之美;观沧江云海,感万马奔腾。

  当我们提出,邦东近两万亩大面积抛荒的云抗10号茶园该如何激活的问题,刘建一说,邦东茶产业主要发展普洱茶跟红茶。古树茶用来做普洱,云抗10号则做成红茶,引进实力企业来开发红茶产业,投CTC红茶生产线。这样一来,这近2万亩茶园就能得到激活,茶农的收入也会极大增加。

  古农茶业岩文站在企业的角度表达了相同的看法,邦东以前是红茶产区,现在普洱茶热了,都做普洱茶。这跟市场引导有关,因为茶商都在推普洱茶。如果仅仅是老百姓做一点红茶,行不成气候。另一方面,做红茶对技术要求高。老百姓没有市场拓展能力,缺乏抗风险的能力,靠老百姓自发推动红茶发展不现实。还是要引进滇红集团之类的红茶大企业来带动红茶产业。这样一来就能盘活云抗10号茶园。

  今年云南古树茶价格从春天一直到秋天居高不下,有些地区甚至出现了秋茶价格追上了春茶的现象。这表明,明年春茶存在价格大幅上涨的可能。价格适度上涨,对云南茶产业是好事,但无序的炒作,会搅乱市场的正常培育,炒作造成的暴涨暴跌也会严重损害茶产业的健康发展,最终吃亏的还是茶商与茶农。在采访中,徐亚和等茶人就对邦东茶明年是否会被恶意炒作表示了担忧。

  “根据茶价快速上涨的趋势,乡政府将出台行政措施,明年春茶开秤收茶时要做定价引导,对恶意炒作的茶商进行准入门槛限制。同时,召集初制所开座谈会,讲明利弊,不要盲目炒茶。我们不希望茶价大起大落,这会严重损害一个产业,最终吃亏的是茶农,我们希望的是茶价每年有序地稳步增长,逐渐提升邦东茶的市场价值。”刘建一乡长表示政府会积极引导茶产业走健康有序的发展之路。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