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诗人余光中,茶禅一味可通诗

2017-12-17 13:32:43来源:亚太茶业阅读: 收藏
昨日(12月14日),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余光中病逝,享年90岁。

 

余光中先生出生于南京,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个世纪,梁实秋曾评价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我们曾因一首《乡愁》熟知这位情感细腻、期待两岸统一的诗人——余光中。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从前的我们太年轻,乡愁是书上的课文,体会不到那首诗背后的忧愁;长大的我们,因为学习、工作离开家乡,知道乡愁的滋味,写诗的诗人如今却已离开。

 

四年前,85岁的余光中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媒体常定义我为‘乡愁’诗人,这自然不是一个坏的称号,但我的作品还是要比这个称号复杂一些”,并且表示,“乡愁不仅是地理上的,更是时间和文化上的。”

 

所以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与传承,贯穿了余光中先生的一生。

 

 

 

在台湾省,他一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护卫者,曾和超过5万位各界人士参与反对削减文言文课文的联署。余光中先生曾说,如果将文言文抛弃不用,我们将会变成“没有记忆的民族”。

 

 

 

而诗人与茶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称“江南人”的余光中先生喜好饮茶,在诗中写道“满肚郁积正须要一壶热茶来消化 ……苦茶令人清醒,当此长夜 ”。他也认为宣传茶文化,弘扬茶道和禅机,是于国于民的大好事。

 

78岁的他曾不远万里,越洋过海,来到著名的“中国茶禅之乡”湖南石门,担当两岸文学和茶道“使者”的角色,并且痛心疾首地表示:“很多西方人都认为,日本茶道代表东方文化,很让我们尴尬。”

 

在那里,他曾留下了自己铁戟银钩般的墨宝:“茶禅一味可通诗”。

 

 

 

86岁的他,曾跨界参与设计茶具,并且为其写诗。对于茶具,余光中先生这样评价:“造型既古典又现代,既真实又有想像性,虚实之间,是实用的茶具,又是美学的艺术品”。

 

 

▲余光中先生的白孔雀诗句,

就刻在壶身与把手上。

 

如今,诗人远去,诗心与诗作长存。我们在缅怀余老的同时,也会传承余老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持,最后期盼祖国早日统一,没有乡愁。

 

 

 

夜读曹操,竟起了烈士的幻觉 

震荡胸腔的节奏忐忑
依然是暮年这片壮心
依然是满峡风浪
前仆后继,轮番摇撼这孤岛 
依然是长堤的坚决,一臂 
把灯塔的无畏,一拳 
伸向那一片恫吓,恫黑 
寒流之夜,风声转紧 
她怜我深更危坐的侧影
问我要喝点什么,要酒呢要茶 
我想要茶,这满肚郁积正须要一壶热茶来消化 
又想要酒,这满怀忧伤岂能缺一杯烈酒来浇淋 
苦茶令人清醒,当此长夜 
老酒令人沉酣,对此乱局 
但我怎能饮酒又饮茶
又要醉中之乐,又要醒中之机 
正沉吟不决,她一笑说 
“那就,让你读你的诗去吧” 
也不顾海阔,楼高 
竟留我一人 夜读曹操 
独饮这非酒非茶,亦茶亦酒 
独饮混茫之汉魏
独饮这至醒之中又至醉

 

——余光中 《夜读曹操》

 

延伸阅读:

诗人余光中缅怀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