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砍的不是古茶树,是子孙的未来

2017-11-02 15:41:35来源:弘益茶道美学微信 刀哥阅读: 收藏

很早以前就听说云南好多地方古茶树砍伐现象屡禁不止,古茶园毁坏严重,原以为可能是以前古茶树不值钱,茶农便砍了种小树或其它农作物,现在古茶树身价这么高,应该不会再有这种行为了吧。

 

乱象:云南茶山,无处不见“光头强”

 

等真正上了茶山,触目惊心的事实给了我一记结结实实的耳光:

 

临沧、版纳、勐海、易武,勐库、布朗山、南糯山、象明、弯弓、漫撒、刮风寨…这些产普洱茶的核心地带,大小茶区,山头村寨,无论路边村口还是密林深山中,只要有古茶园古茶树的地方,便有断头、剥皮、腰斩的古树(不一定是茶树),有的是以前作的案,残肢断干已经朽烂,有的刀砍斧劈的痕迹很新,竟然是最近所为!

 

 

我惊愕、震慑,多少次魂牵梦绕的古茶树,上到山来,亲眼见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副惨象!

 

我难过、悲愤,祖辈们好不容易留存下来的这点珍贵的财产,顷刻之间,便化为乌有!那些充当刽子手的光头强们,他们竟下得了手!

 

矮化过的古茶树

 

我迷茫、疑惑,这究竟是什么人什么心态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一幕幕悲剧?

 

诱因:给我一个砍树的理由先

为了寻求这一困扰我很久的答案,我咨询和探问过很多人,他们中有当地政府领导、有关心茶山的专家学者、有当地茶农、茶企、外地进山做茶生意的茶商……形形色色答案可谓千奇百怪,有的让人啼笑皆非,有的让人切齿痛恨:

 

“以前政府号召我们这片,砍了大树种植咖啡、玉米、干果等农作物,还有推广种植新品种云抗10号”。

 

“以前芽头茶好卖,所以大面积矮化种小树,产量大,还好采”

 

“大树(非茶树)太多把太阳光遮了,茶树发的不好,所以砍掉”

 

“以前橡胶值钱,砍掉大树种橡胶”

 

“砍一棵回去做标本,卖茶更有说服力”

 

矮化过的古茶树

 

“大茶树太高不好采,而且产量低,砍矮些发的芽头更多,而且提高产量,更好采”

 

“树太高不好爬,就地取材砍了其它树作楼梯”

 

 

“因为树杆粗,采摘古茶的人就爬到树上,把枝桠砍断后,再从这些砍下的树枝上采摘古茶叶子”

 

“砍回去拿木头做一把琴”

 

“砍掉大树,为小树腾地盘,可以种更多”

 

“以前这片没人管,砍掉这些大茶树做标记,谁砍的就是谁的地盘”

诚然,当年一些历史原因和政府失策行为不可抗拒。2003年以前,小树茶价格远高于大树茶,并且大树茶的管理采摘都比较困难,费时费工,产量有限,大批的古茶树在那时被砍,被改造成“现代生态茶园”,种植云抗10号等高产品种。有许多古茶园20世纪50年代就被列入低产茶园改造区和新式茶园示范区,古茶树被砍去的非常多。


 

 

让人无法容忍的是那些盲目无知和目光短浅造成砍树毁林行为,由于对古茶树资源保护的意识淡薄,有意无意的砍伐古茶树,或开垦种植其它作物,或将古茶树用于制木器具。有许多案列竟是只为眼前一点点的蝇头小利便毫不犹豫地挥斧操刀!在采访易武xx茶山上的一位姓宋的茶农时,他说道:“几年前大树发芽太慢,又不好采大家都在砍,砍了把地盘,种小树,我们寨子里好几个人都被抓了,还判了几年刑!

 

 

想不到现在茶树这么值钱,我砍的少,没事,早知道多砍些多大树种些小树,茶地弄大点,做几年也值了…”言辞之中毫无痛惜悔意,反透出一丝自得之感,悲哀啊!

 

这些恶形,其根由是利,而且是短利,只因利益这个恶魔,让某些鬼迷心窍的人做出了杀鸡取卵残害古树的行为。

 

毁坏的树木无法再生,造成的损失已不可逆转,引发的恶果更加严重。

 

恶果:古树茶你还能喝几年?

 

古茶树是世界茶文化的根源,是云南普洱茶原产地的活见证,是人类文明的重要遗产,古茶树具有重大的科学研究价值、景观价值、文化价值和生产应用价值;有关专家已建议对古茶树进行保护并申报世界遗产。如此长期持续的砍树毁林行为,不但让我们引以为傲的稀有古树越来越少,茶树原始的生存环境亦遭到严重破坏。

 

茶树发育生长本来就很缓慢,那些经历几个朝代达数百年之久的古茶树,躲避过无数次的自然灾害和一次次的战乱及人为涂炭,顽强活到现在,却因某些人的一时贪念,便招到无妄之灾,岂不令人痛惜!

 

与前些年相比,现在直接对古茶树进行砍伐的现象少了,毕竟现在古茶树更值钱了,更多的刀斧却挥向茶树周边的古老植被。

 

古树与古茶树都是大自然给人类最好的馈赠,并无区别可言,它们都应该最好地生活在土地上,植物伴生、生态多样性是古茶树优秀的根本,对于古茶树身边的那些植被,它们经历了多少风雨与茶树共生至今日,彼此依赖,彼此成全,古茶树在这些植被的庇护之下,接受长期漫射光照,这也是其优良品质形成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仅仅因一次短利行为,或是瞬间一个念头,就被带着人民币气味的茶树们给带进了死亡的沟壑中。

 

庇护古茶树的植被死了,古茶树生长的原始环境被破坏,它将孤立无援,备受风雨毒日的摧折,它还能正常生存多久?即使侥幸存活下来,品质亦将大受影响,我们喝到杯中的,还是那原汁原味,醇厚甘美的古树茶吗?

 

树还是那棵树,但茶已不再是那杯茶了。

 

 

这正是:水本无暇因人生垢面,茶原本色为利成伪娘。

 

反思:堵不如疏,疏不如引

 

被砍掉的古树和周边植被已经无法再生,我们要反思的是如何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之前发生的种种砍树毁林行为,政府和相关部门曾经做过许多努力:宣传教育,干预劝说甚至抓捕判刑都尝试过,但都收效甚微。一方面,山高林密,砍树这种个别行为又是瞬间完成,很难做到全面监控阻拦;另一方面这几年古树茶价飙升,为利所驱,茶农看到到不会那么长远。

 

茶农为利很正常,即使为短期利益作出了这些不当行为,我们在谴责的同时也应给予几分同情和理解,活生生的事实已让他们当初的行为得到教训,虽然这付出的代价过于惨重。

 

其实,他们中有些人已经后悔了:

 

“哎,谁知道后来种的咖啡还卖不过茶叶”

“想不到古树现在这么值钱,如果当初我不砍,现在成摇钱树了”

 

事实上,在吃过砍树大亏的茶农们在真金白银的教训上已经理智多了,大面积的砍伐行为这几年已然鲜见,一些茶区和茶山砍伐现象也是个别行为。现在的南糯山、布朗山、景迈茶山等地的茶农已有较好的古茶园生态保护意识,很多茶山环境已经得到大大改善。

 

当然,被动地等茶农自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收手那一切都晚了,保护古树刻不容缓,当务之急必须晓以利害。

 

茶山治理与古茶园生态环境的保护是一个综合性的过程,是茶农茶企茶商以及每个关心茶的中国人共同的责任,毕竟,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一健康生态、质美味酽的珍稀资源与我们渐行渐远。

 

过度采摘造成的直接后果便是茶品质逐年下降。

 

“毁灭性采摘造成的后果是你还能采几次?”

“砍掉周边大树,破坏了茶树生长环境,这些古茶树还能活多久?你还能为子孙留几棵?”

 

这些,才是眼下需要迫切解决和长远关注的问题,毕竟直接砍掉茶树的现象很少了,去制止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大道理人人会讲,但不一定人人都听。与茶农沟通,宜疏不宜堵,道理要讲通,首先就得破除他们心里魔障,只需挑明厉害得失,并善加引导。如果让茶农得到的实惠合理化,就能够进一步加强茶农的积极性,对古茶树的管理就会加强。从他们的切身利益着手,从保护古树和古茶园的长远利益出发,比较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轻重,相信他们自会权衡。

 

 

虽然有诸多惨痛的事实在我们眼前,云南古茶山相对全国还算一片难得的净土,经历无数次朝代更迭、战乱灾害后好不容易遗留下来的这片珍稀资源——古茶树,如今还能够保持原始自然的生态,我们应该庆幸!应该感谢云南众多少数民族千百年来对它的呵护和惜爱,我们要做的,便是接过先人前辈们手中的接力棒,继续以虔诚敬畏之心,用科学严谨的态度,像保护大熊猫和野生大象一样保护古茶树,留一个古朴、多彩、干净的云南给后人。
(作者:刀哥)

 

延伸阅读:

茶树砍伐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