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岩寺到蒙顶山的距离,是一杯高僧“铁砂掌”炒制的甘露

2018-04-11 13:24:13来源: 诗人美食家阅读: 收藏
甘露门内生菩提,芙蕖池边说禅机。

香茗寻迹蒙山顶,轻罗何忆若耶溪。

@南山采望

春风吹柳绿,春雨催新芽。3月连续两场春雨后,蒙顶山漫山遍野的茶树,不由分说地吐露出嫩绿新芽,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可这心旷神怡,对于普传大师来说,却意味着一场抢时大战。

 

 

一个人坚守一座寺院,

坚持每一片茶手工炒制

巍巍青山,涓涓细流,亭榭竹影,茶海庙宇……只有普传大师一人,一箪食一瓢饮,坚守于蒙顶山的化成寺。

 

 

化成寺旁有一方天然茶园,约摸四十亩。每逢一夜春雨后,清晨七八点,普传大师便会挎上竹篓,与茶追赶于云雾缭绕间,弯腰探头查看每一个茶树枝头,食指和拇指动作连贯地折下刚冒出的嫩芽。

“茶树可活上千年,而茶的生命却短短仅有几个小时,太阳一出,嫩芽一晒,叶散开,便老了,失去了茶的味道,也就算不上茶。”

 

 

普传大师和王鲽谈采茶

待到太阳升到正空,普传大师就挎着一竹篓的茶回到寺庙,摊放、晾晒、杀青、三揉三炒做形、烘干……

 

 

杀青的方法有很多种,普传大师采用的是“炒青”,柴火烧旺大铁锅到140~160℃,倒入少许嫩芽,用手翻炒,直到叶质柔软,叶色暗绿匀称,茶香显露 。

 

 

整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极其费时费力。只论炒的功夫,没有“铁砂掌”,手会被烫伤不说,还往往导致茶叶炒过头焦边或焦糊,浪费一锅好茶。

 

 

“三揉三炒” 是从明朝沿用至今的制茶工艺,随着制茶的工业化,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其意思是杀青后,要反复揉捻3次、烘干3次,才能成形。

当天采回的茶,必须当天炒制完成。因为加入了传统的揉捻工艺,制成的茶,紧卷多毫、浅绿油润,叶嫩芽壮,和普通绿茶相比,滋味更加鲜嫩醇爽。

 

 

据说,制作一斤蒙顶山甘露所需要的嫩芽是四五万颗,而一人一天采摘嫩芽的数量最多不过2000余颗。化成寺这四十亩茶园,紧赶慢赶,最后能产出的蒙顶山甘露也不过100来斤。

或许这便是蒙顶山甘露为何如《膳夫经手录》中记载一般:“束帛不能易一斤”。

 

 

但普传大师亲手炒制、听着梵音生长的蒙顶山甘露,并未如意料中那样卖得一个好价钱。

她不生产茶,

十年来却一直在寻找茶

蒙顶山是名山,化成寺却只是山上一座不出名的偏僻庙宇。这里甚少有人路过,即使有人来此,也常常是以香油钱的名头,随意换取蒙顶山甘露。

 

 

国家级一级茶艺大师王鲽第一次去化成寺,适逢连夜下雨,庙宇漏雨连连,倍感普传大师的艰辛。而普传大师亲手炒制的蒙顶山甘露,却让王鲽闪过一丝“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欢喜。

「禅茶院」藏身于华岩寺千年禅林里,是都市人安放焦虑的秘密之境。柏林松竹掩映间,古刹红墙内,时间在这里变慢、静止。

 

 

 

 

听晨钟而起,伴暮鼓而眠,看书打盹、抄经练字、打坐听禅……然后泡上一壶茶,听水咕噜声打破沉寂,闻茶香沁入心脾,放下自在,让心灵放空,与自己对话。

 

 

“正精进”房间
 

 

禅茶室

 

 

这里没有茶园,却从未放慢寻找好茶的脚步。

从武夷山到蒙顶山,从知名好茶到无名天然茶……没有刻意,没有执着,如她所言,“全凭一个缘分遇见”,就像此次与普传大师亲手所制的蒙顶山甘露偶遇一样。

 

 

或许,在「禅茶院」喝得也并非茶,而是一种随缘。

正如华岩寺僧侣所言,“佛手禅心,品得不过是自然之味。”以茶入禅,以禅心入生活,便能感悟生活自然之美。

 

 

华岩禅茶院蒙顶山行

白毫金光的模样,仿若泛着空灵气韵,汤色微黄透青,还未吐口,就能闻到它的芬芳。第二、第三泡鲜爽甘甜、口感醇厚,虽谈不上七泡有余香,但五泡却是清香悠远绵长。

 

 

那一刻,似乎感受到了白居易所谓“茶中故旧”一句的深意。王鲽决定把普传大师的茶园作为「禅茶院」的一个基地,让更多人感受到此茶的美味,也让大师的茶物有所值。

 

 

王鲽十年来一直深耕于传播茶文化,她创办的井杨子茶书院,通过上千场茶会、沙龙、讲座,让茶在重庆这个码头文化横生的贫瘠之地,生根、发芽、长出一片绿荫。

延伸阅读:

蒙顶山甘露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微信公众号

茶吧微信公众平台

茶吧论坛手机APP